????Chapter28

????顾江的声线虽然低沉,却是偏干净柔润的类型,难得会这样低哑吗,贴人耳朵边半带痛苦的说出这么句,暗示意味非常明显。

????许思意瞬间明白过来。

????她小脸通红,整个儿都僵在了他怀里。

????此时把她箍在怀里的少年,肩宽腿长,身材高大,身躯沉重,五官面貌也出落得十分的英俊而硬朗,其实已经完全可以用“成熟男人”来形容。

????许思意的心智虽单纯却并不稚嫩,作为一个正常的、高中时期的生理健康课每堂都有认真做笔记、并且常年看小说的少女,当然知道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此姿势,他口中的“难受”是指什么。

????台灯的光线昏沉暧昧,偌大的客房就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????她心都快跳到耳朵上似的,动动唇,想说些什么来转移话题,便道:“你没有醉么?”

????“还没。”顾江闭着眼,高挺鼻梁轻轻拱了拱她颈窝处的一小块皮肤,香喷喷的软软一只,像刚出锅的牛奶小布丁,“不过也快了。”

????她听完,小眉毛微皱,“那为什么骗我?”

????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大只多重么?她个子不高力气又小,把他扶上楼对她而言是件多么艰巨难以完成的任务。

????顾江微抬头,薄薄的唇叼了下她粉红色的耳垂,“楼下太吵。我就想跟你单独相处。”

????她脸更红,侧过头往边儿上躲开,边躲,边扭了下抬手推他,“你没醉就快起来吧,别闹了……”

????这一扭,顾江倒吸进一口凉气,拧眉一把扣住她两只推搡的小手,沉声:“许思意,老子警告你别乱动。”

????他本来就邪火正盛,她一动,他根本受不了。

????“那你就起来,你很重……”许思意边说边抬眸看顾江。他的眸色一贯便漆黑,平日里看着冷漠又寡淡,但此时,那双眼睛的眸色却深邃如海,盯着她,眼神里翻涌的情|潮犹如漫天海啸。

????她被吓住,霎时又不敢动了,支吾了下,试探着说:“顾江同学,你冷静一点,冲动是魔鬼。”

????“我够冷静了。”顾江嗤了声,左手撑床支起了身子,和怀里的少女拉开段儿距离,食指绕起她一律黑发,缠着玩儿。转移注意力。

????真冲动,还能留她囫囵个儿到现在?

????“要不……”许思意认真思考了下,“你先放开我?”根据言情小说的那些套路,一直这么腻歪歪地抱在一起,他貌似会更难受吧。

????顾江说:“不放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大少爷漫不经心,理直气壮得很:“还没抱够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行吧。那你就继续难受好了。许思意默了默,脑子里忽然想起之前从顾泊之那儿听来的名字,不由好奇,“刚才我听泊之堂兄叫你‘江之’?你还有个名字叫‘江之’吗?”

????少女乌黑柔软的发丝缠满修长食指的第一个关节,顾江低头,轻轻在指尖吻了下,语气很淡,“小时候叫‘顾江之’,后面改了。”

????“谁给你改的?”

????“我自个儿。”

????她狐疑:“为什么要把那个‘之’字去掉?”

????顾江垂眸面无表情地静默两秒钟,嗤了声,再开口又是那副散漫的调子,“太娘。”

????“这样啊。”许思意听完眨巴了一下大眼睛,想了想,说:“其实我觉得‘顾江之’这个名字特别好听,清冷俊逸,温润如玉,一听名字就觉得这个人肯定好仙好有气质好冷艳高贵哦。”

????顾江挑挑眉,瞧她,“是么。”

????“对呀。”小姑娘认真地点点头,紧接着抬头打量他两眼,正色,“不过你把这个名字改了也是对的,这么仙又这么冷艳高贵的名字,不是很适合你的气质。”

????顾江说:“我是什么气质?”

????小姑娘谨慎地斟酌了一下用词,竖起根细细白白的大拇指,夸赞道:“很酷,很尊贵,很特别很不一样,很让人心生敬畏。就像那句歌词里唱的,‘我就是我,是天边不一样的烟火’。”

????顾江:“……”

????她好像是怕他误会什么,说完又忙颠颠地摆手,补充强调:“你千万不要误会啊,我绝对没有说你的气质就是一副黑社|会杀马特大佬的意思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顾江别过头,闭眼抬手,摁了下眉心。

bte365如何提款 ????许思意见他扭头扶额不说话,以为是自己的无心之词伤到了这位杀马特大佬的自尊心,便抿抿唇,壮着胆子伸出小手,拍了拍他的肩膀,正能量满满地安慰鼓励道:“其实你不要难过。杀马特没什么的,谁在中二年代没有非主流和杀马特过?谁没有过黑历史?大千世界包罗万象,每个人的爱好和性格都值得尊重,虽然你是个杀马特,但你也是个非常优秀又有能力的杀马特呀!”

????两秒后,顾江眼皮子一掀盯着她,直勾勾的,没什么语气道:“你刚才是不是想趁我睡着,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话题转移得这么猝不及防又生硬吗?

????许思意一下子呆了,眼睛瞪大,有些惊恐又有些慌张地看着上方那张俊脸。

????顾江俯首贴近她,眯缝了眼睛,补完:“亲我?”

????许思意才刚有点降温的脸蛋儿又烧起来,摇头,心虚一般拿手微微捂住嘴,小声挤出两个字:“没有。”

????顾江脑袋埋得更低,薄唇若有似无地啄了啄她捂嘴的白嫩指尖儿,“没想亲我?”

????许思意让他撩得快羞冒烟,雾蒙蒙的大眼睛望着他,摇头,还是闷闷不肯承认:“没想亲。”

????顾江指尖顺着她脖子往上滑,挑过她的下颚线,大手轻轻掌住她的下巴。凑近她耳边,呼出的热气丝丝缕缕吹过那只小耳朵:“那就想一下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他沉沉好听的声音钻进耳朵里,蛊惑味十足,“乖,想一下。”

????许思意整个人都快羞得熟透,大眼水润,脸蛋和耳朵脖子全都红扑扑的。顾江拇指在她唇瓣儿上摩挲,眸色一深,掰过她的脸又要吻下去。

????许思意大脑卡机无法思考,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。

????突的,砰一声,有什么重物砸在地板上似的。

????顾江眸色骤凛,一把将被吓到的小姑娘裹进怀里挡严实,扭头看向客房门口,满脸阴沉。

????稍微有点儿喝高的顾泊之扶着门把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,骂道:“今儿谁打扫的卫生啊,这门口怎么有水,摔了人怎么办!”然后回过头来,干巴巴一笑,挠头,“那个,老太太让我来叫你俩下楼吃水果……也没什么要紧事儿,哈哈,你们继续啊,继续。”

????顾泊之说完就干笑着离开,临走前还不忘给自家堂弟做好事,反手那么一带。

????客房门“砰”地关上了。

????空气足足有五秒钟的安静。

????“……时间不早了,我怕公寓关门。”怀里飘出一道软软糯糯的嗓门儿,“能麻烦你送我回一下学校吗?”

????顾江垂眸,视线看向怀里的人。她蓬松的黑发略微凌乱,脸绯红,像一颗熟透了番茄果,一双大眼让他欺负得水润湿漉。那小模样儿楚楚可怜,勾人得要命。

????“也行。”

????顾江松开她起身,轻轻挑起眼尾,“你亲我一下,我就送你回去。”

????许思意闻言微微瞪大了眼睛,也站了起来,“可是刚才,我们不是已经亲过了吗?”还亲了好久好久,她差点缺氧,舌头现在都还有点疼呢。

????他说:“刚才是我亲你,现在换你亲我。”

????许思意很茫然,“我亲你跟你亲我不都是亲吗?为什么非要我亲你呢?”

????“不为什么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我就是想你亲我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顾江弯腰,两只手插在裤兜里,好整以暇地瞧着眼前脸蛋儿通红的小姑娘,挑挑眉,语调玩儿味,“小41,敢么?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好吧。

????有时候真的觉得大佬您有点幼稚。

????许思意默了默,然后点头,抬头笑眯眯地说:“好吧。那你先闭上眼睛。”

????顾江一双漆黑的眸懒懒地合上了。

????视觉消失,其它感官随之变得格外敏锐。空气里漂浮着一种很甜的香味儿,像是茉莉混合牛奶,又像是新烤出炉的面包上的彩色糖衣,被温热的体温一蒸,带了热气儿,越来越浓,也越来越近。

????许思意踮起脚。

????一个蜻蜓点水似的吻,纯洁无瑕,雪花儿一般,落在了少年左侧脸颊上。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顾江睁开了眼,唇微微抿着,眸色极深。

????“亲完啦。提前谢谢你送我回学校。”小姑娘双颊浮着娇俏的红云,背着双手笑盈盈地看着他。说完转过身,欢欢喜喜地迈着步子走向门口,拉开门,出去了。

????轻盈的脚步声顺着楼梯渐行渐远。

????顾江站在原地,半晌,抬起右手,指尖从脸颊上扫过。

????忽然自嘲似的无声嗤笑。

????真他妈操了。

????刚才那种,左侧胸腔某个角落被狠狠凿下一个烙印的感觉,是什么鬼玩意儿?

????晚上十点多,学生公寓们关门的前二十分钟,宝蓝色玛莎拉蒂MC停在了女生公寓附近。

????豪车出没,换成平时会引起不小的轰动,但现在是国庆假期,这个点儿已经很晚,留校的学生本就占少数,且大部分都已经洗漱睡觉,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辆车,也没多少人注意到豪车上的两个人。

????“到了。”

????顾江靠边停车,拧开车内灯。

????“谢谢你。”许思意笑着说了声,然后就低头去解安全带。整整五秒钟都没摁开。好像卡住了。

????顾江熄了火,挑挑眉毛,就那么好整以暇地边儿上瞧着。

????一层薄汗覆上姑娘的额头。她皱眉,望着安全带摁扭鼓了鼓腮帮,吸气呼气,两手并用戳住哪个摁扭,用力地往下压。

????顾江眼底一丝笑意转瞬即逝,倾身朝她靠过去。

????清冽强烈的男性气息骤然侵袭,许思意心一慌,下意识地往车门方向躲了躲,微红着脸道:“我、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????顾江看了她一眼,懒洋洋的:“别动。”

????许思意只好乖乖不动了。

????他一手摁住摁扭一手捏住她胸前的安全带,垂眸不经意一扫,居高临下的角度,她线条柔美的锁骨和雪白的皮肤进入视野,香气温暖清甜。

????“啪嗒”一声,安全带开了。

????顾江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,说:“有点儿故障,解开了。”

????“嗯,再见。”许思意嘴角弯了弯,推开车门,下车,再关上车门。站定了,弯腰朝驾驶室里的顾江挥挥手。

????顾江弯了弯唇,动动下巴,示意她回去了。

????脚步声远离。

????他低垂眸,脑子里不知怎么又莫名其妙想起之前那个颊吻,眯了眯眼睛,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塞嘴里。

????刚抽没两口,那阵已经远去的脚步声又回来了,停在驾驶室的门口。

????顾江皱眉,换远离窗边的那只手拿烟,落下车窗掀眼瞧,那小姑娘乖乖巧巧站在车门跟前。路灯的光从她头顶投落,她嘴角弯着,一双水润晶莹的眸子定定地望着他,睫毛浓密,在光下反射出一丝儿极淡的光泽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????“怎么。舍不得?”他轻轻一撩眉,轻易就撩出了一副漫不经心不走心的味儿,“要不今晚跟我回去?”

????小姑娘没有答话。

????她红着小脸儿悄悄做了个深呼吸,然后咬了咬唇,仿佛鼓起极大勇气一般,吹了口气,对他软声道:“我想了很久,还是觉得,有话对你说。”

????他很随意地嗯了声,“什么话?”

????许思意闭眼又做了个深呼吸,在心里反反复复给自己做了无数遍心理建设,然后才睁开眼,望着他,一字一顿地认真问:“你知道,吻在脸颊的意思,是什么吗?”

????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????烟灰忘了掸,自然烧下小半截,落在了车内的地毯上。

????顾江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,黑眸沉沉,没有说话。

????小姑娘清了清嗓子,又抬高了些音量重复问了一次:“问你话呢,知道吗?”

????顾江盯着那两张轻轻开合的粉色唇瓣,微不可察地滚了下喉,出声,竟连嗓音都有点儿哑,“是什么?”

????“吻在脸颊的意思,”姑娘低下头,声音轻轻的,像吹过夜晚的风,像散落在这场青春里的一粒星辰,“是许思意喜欢顾江。”

????――知道吻在额头的意思,是什么吗?

????――是许思意喜不喜欢顾江?

????――知道吻在脸颊的意思,是什么吗?

????――是许思意喜欢顾江。

????直到后来许多年,许思意在回首这段校园时光时都总会想起这个晚上,她十八岁这年秋季的风,秋季的星月,秋季的夜空,像一场象牙塔里的梦境。

????不可一世、高高在上、像鹰一样张狂恣意的少年,情窦初开、坚信善良,还未谙世事的少女。

????故事的开篇呀,美好得让人不忍回忆。

????Chapter29

????走进公寓楼大门儿,许思意脑子都还是晕乎乎的。

????之前在公寓楼附近,她跟顾江说了那个颊吻的意义之后,发生了什么来着?她边上楼梯边迷迷糊糊地回忆着。

????那位大少爷先是掐灭烟,再然后是眯着眼睛意味不明地盯了她好几秒钟,最后往嘴里丢了颗薄荷糖。开车门,下车,一把勾住她的腰,拧过她的下巴就亲了下来。

????撬开她的唇齿,狠狠地、像要把她给生吞到肚子里似的,给了她一个极其狂野的热吻。

????那个吻的味道很特别,强烈清凉的薄荷味和丝丝颓废的烟草气,矛盾到极点。

????就像“顾江”和“顾江之”这两个名字……

????思索着,许思意脸颊更烫,掏出钥匙打开了寝室门,进去一看,王馨和陈涵都不在,屋里只有张涤非一个人。这位总是顶着一张冷淡脸,对除王馨和许思意之外的任何人全都爱答不理的高冷中二小姐姐,又在电脑上看动漫。

????屏幕上日语滚动,攻你鸡蛙,刀光剑影,嗖嗖嗖嗖。

????听见响动,张涤非回头看了许思意一眼,紧接着视线便又回到电脑屏幕上,淡淡地说:“穿得这么漂亮,顾大校草带你去哪里潇洒了呀?”

????许思意滞了下,“你怎么知道我是跟顾江出的门?”

????张涤非眼皮都没抬,“嘴巴肿成那副德行,不是让人啃的,难道让蚊子叮的?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好吧。

????许思意默了默,坐下来换鞋,答道:“也没去哪儿,就是去参加了一个聚会,看望了一个老人家。”

????一集新番追完,张涤非关掉视频界面,切入ACD开始做作业。她手指熟练地操作着快捷键,在勾出一段弧线之后,忽然又停了下来,转头,直直地看向许思意。

????许思意察觉,眨了眨眼,“怎么了?”

????张涤非问:“你真的和顾江在一起了?”

????许思意思索几秒,点点头,“算是。”

????张涤非不语,半晌,淡淡地“啧”了一声,又把脑袋转向了她的CAD作业。

????许思意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????张涤非说:“没什么。”

????“……”许思意微皱眉,“涤非,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朋友,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

????张涤非看着电脑静默须臾,抿抿唇,目光落在许思意脸上。她说:“你说咱学校那么多帅哥,你和谁谈恋爱不好,非得和顾江?”

????许思意有点糊涂了,“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思意,我是真把你当朋友,也是真觉得你单纯,才会对你说这些话。”张涤非道,“和顾江这种男人谈恋爱呢,我只提醒你一个原则:别太当真。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????许思意眸子弯腰拿拖鞋,没有说话。

????“你别误会,我不是故意泼你冷水,我只是作为一个朋友给你提个醒。”张涤非见她低头不语的样子,以为她是心里难过,便叹了口气,接着说,“像顾江这种大少爷,从小到大什么样的美女见过。这儿开学才一个多月,他对你的接触和了解能有多少?说的好听是一见钟情,直白点不就是见色起意么?他现在对你这么上心,毋庸置疑肯定是喜欢你的,但是又能喜欢多久呢?”

????许思意打量着她的那双小黄鸭拖鞋,皱眉。

????“我虽然不了解顾江,但是他走得最近的那个朋友罗文朗可出名得很。”张涤非说起教来可谓滔滔不绝,那副苦口婆心的样子简直是王馨附体,“建规院知名炮|王,酷爱大胸萝莉,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,标准花花公子一个。王馨说他跟顾江高中就是兄弟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顾江又能好哪里去?”

????一听这话,许思意抬起头来。她回想了下烟花辫小哥那次醉酒后的“大胸萝莉”与“长腿御姐”言论,顿悟,感叹:“难怪罗学长喝多了都还惦记着美人儿,果然是个风流人物。”

????张涤非被硬生生呛了下,静默半秒,接着说:“人家那些都是老手,说起骚话来一套套的,像你这种恋爱经验为零的小白兔最容易当真。千万别陷太深。”

????“嗯我知道了。”许思意点头,探首往张涤非桌上张望,道:“能把你的胶水借我用下么?”举起手上的小黄鸭拖鞋,皱眉,“我的拖鞋侧面裂了一个小缝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老子在这儿说了一大通,你问我借胶水黏拖鞋?

????一阵秋风扫落叶的声音。

????冷清如张涤非差点儿被这姑娘气得翻白眼。她皱眉,一下伸手摁住了许思意的脑袋,粤语都蹦出来了:“喂,你知不知我在同你讲乜S(什么)?”

????许思意点点头:“知啊。”

????“那你怎么毫无反应?”张涤非眉头越皱越紧,“没有难过吗?”

????“没有啊。”许思意摇摇头。起身把胶水拿了过来,低下头专注黏拖鞋。

????张涤非狐疑,“顾江很有可能对你三分钟热度,没多长时间腻了你有了新目标,就会跟你分手。你想到这些,不会担心不会难过吗?”

????“为什么要担心难过?”许思意有些奇怪地看着她,眼神清澈而直接,“人不是机器。每个人的感情都会随着他见过的人、经历过的事发生变化,顾江会,我也会。难道你不会吗?你能保证在你漫长的生命当中,只爱一个人吗?”

????“……”张涤非被她问得愣了。

????许思意很随意地摆摆手:“感情的变迁就像自然规律,是无法避免的,谈恋爱嘛,就是在这个自然规律还没到来的时候,感激并回报喜欢你的人,在它来临的时候,坦然接受。不对么?”

????张涤非哑口无言。

????此时,她忽然有点怀疑这个专注于挥舞着胶水黏拖鞋的小室友,是真的太呆太傻,还是太过通透。

????许思意并不知道张涤非此时的想法。刚刚那番话,她只是单纯心里那么想,所以就那么说出来了而已。

????恋爱嘛,本来就是享受过程就好呀,强求结局有什么意义呢?

????毕竟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。

????毕竟未来的事,谁都说不清。

????小黄鸭拖鞋裂的口不大,许思意仔仔细细拿胶水涂了一遍,然后用力并拢。就在这时,她余光忽然瞥见了自己中指上套着的那枚翡翠戒指。

????她眨了眨眼。

????戒指是顾江之前拿给她当装饰,用来搭配小礼服的。

????看起来好贵重。

????赶紧摘下来放好,明天给他送还回去^.^。

????思索着,许思意把戒指摘了下来,找了个礼品盒,放进去仔仔细细地收好。

????第二天一大早,许思意就背着小黄鸭书包,拿着粉红桃心形状的小礼品盒出门了。她先是去食堂买了两份早餐,然后便一边咬包子,一边从南校门出去,遵循记忆寻找顾江租在学校外面的公寓楼。

????大约半小时后,小黄鸭少女来到了一栋虽然不确定但是非常眼熟的公寓楼底下。

????嗯,应该就是这儿了……吧?

????许思意仰着脖子深沉地远目了会儿,然后便拿出手机,找到通讯录里那个名为“很凶的顾大佬”的号码,拨了出去。

????嘟嘟了一阵,没人接。

????难道还在睡觉?她皱了皱眉毛,掐掉又重新拨了一遍。

????这回响了没到三声就被人接起来。

????“嗯?”对方明显是在床上接的电话,这个单音节低低沉沉慵懒困倦,夹杂着浓浓鼻音,调子还撩里撩气地往上扬。

????“……”

????是吃“性|感”长大的吗?

????许思意捂住又有点不听话的小心脏,清了清嗓子,说:“我在你家楼下了,来还你戒指,顺便还给你买了早餐,你……”本来想让他下来拿的,但考虑到这位大佬还在睡觉,又有点不忍心,于是宓馗目冢“你等下帮我开门哦,我上来了。”

????挂断电话,许思意有点紧张地鼓了鼓腮帮,吹口气,进了单元楼。

????作为一名合格的勤奋型优等生,许思意的记忆力是很靠谱的,因此,在几分钟之后,她成功准确无误地到达了目的地――顾江房子的门口。

????大门已经开了,隙着一条缝。

????她定定神,握住门把轻轻一推,探进个小脑袋。

????客厅的窗帘大敞,清晨灿烂的阳光从窗外洋洋洒洒地照了进来,阳台上略显凌乱,堆放了许多或成品或废稿的图纸。

????许思意目光在客厅和阳台里转悠一圈,没见到顾江人,只好关上门,轻手轻脚地进来了,随手把买好的早餐放到桌子上。

????这时,一阵拖鞋趿拉地板的脚步声从洗手间方向传了过来,同时响起的还有一道嗓音,低沉懒散漫不经心,“正打算下去接你呢。”

????顾江两手抱肩,斜靠着墙站定。刚起床没睡醒的缘故,他微眯着眼瞧那姑娘,一双漆黑的眸不及平时清明,看上去似笑非笑轻佻慵懒,很有那么几分纨绔世家子弟凉薄又风流的调。

????没穿上衣,大大方方展示自个儿那身修劲漂亮的胸肌腹肌人鱼线,黑鹰纹身盘在腰上,振翅欲飞孤绝肃杀。底下的裤子松松垮垮,连皮带都是散开的。

????小姑娘先是愣了下,一双大眼眨巴眨巴,怔怔地把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圈儿,然后整张脸毫不意外地红了个底儿朝天。

????完全是下意识的,小手唰一下捂住眼睛。

????“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你、你没穿衣服。”许思意说着,从两根手指中间露出眼睛,还磕巴了下。

????顾江懒洋洋地伸出双手,“过来,抱一个。”

????“……”许思意羞羞的,但还是小蜗牛似的朝他挪过去。

????他勾手指,“热情点儿宝贝儿。”

????小姑娘闻言,动作顿了顿,然后低下头鼓起勇气似的做了个深呼吸,迈开两条小细腿朝他小跑了过来。

????顾江弯腰,香喷喷的小家伙一下就扑进他怀里,两只胳膊举高,抱住他了脖子。他低笑,大手托住她的小臀把她整个儿给凌空抱起来,一转身,抵在了身后的墙上。

????“今天这么乖,嗯?”他额头蹭蹭她的小鼻尖,鼻音模糊。

????许思意小脸红得快滴血,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地挤出一阵软甜的嗓门儿,小声问:“那你,喜欢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