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 > bte365如何提款 > 公主难嫁 > 55 嫁你,我不愿
????可一切如梦似幻,终是不可能了。

????众人只看到那女子款款上前,素淡的衣裙拖在玉石地面上流云一般,她有一种非凡的气度,即便身处群星闪耀中,仍有一份光彩,唯她独尊。

????“你叫桃夭?”姜玉芙温雅的声音听在长乐耳里十分熨帖。

????“是,婢子桃夭,是姜公子从歌舞坊里带出来的,桃夭见过国王、王后。”她自报家门,端的就是一个大大方方。

????姜玉芙微微一怔暗暗去想:这姑娘,未免太不设防了。

????长乐考虑的却是与其被追问,倒不如像倒豆子一般让自己毫无保留。

????御座之上的骆端辰突然冷冷开口:“这是真名吗?”

????这让长乐心口一颤,面对这道凌厉的目光,她不能生怯,腰杆一直便迎向一国之君的注视。这骆端辰生得高高大大,眉眼如刻,想必年少时就是诸多女子竞相追逐的对象,如今年过四十,俊朗中多了威仪,魅力愈发难挡。

????“你吓到人家姑娘了,国主的意思是这是你的本名还是艺名?”姜玉芙先是指责了丈夫不够温柔,折过后半句话来便嗓音如水。

????“风尘之中,自然不是真名。”长乐有了应对之策,“只是真名难免成为负担,也不想辱没了先人,请恕桃夭有所隐瞒。”

????姜王后心善且单纯,鸣不平道:“英雄每多屠狗辈,自古侠女出风尘。”算是很体面地为长乐挽尊了。

????姜弦与骆泽异口同声附和道:“英雄所见略同。”

????这吹捧有点儿高,可长乐明白于姜弦来说只是不想泄漏她的真实身份,而骆泽才是有心为她解围。

????想着明明是同一句话竟也能这样厚此薄彼,是不是太过于双重标准了,她朝姜弦看了一眼,并无透出感激来。

????王后观于心,已然有了别样的理解,话是对着姜弦说的,“阿弦,你与骆泽同岁,已是谈婚论嫁的年龄,下回我见着姐姐定要再催促催促,让她早点儿给你寻门靠谱的亲事……”

????她的话一时间并没有结束的迹象,骆泽憋着笑,不忘看一眼姜弦越来越局促的神色。

????在姜王后提到要为他举行几次大型相亲之后,姜弦终于缴械投降了:“芙姨,我哪里做得不对,请您批评,可千万不要寻个管教我的,您知道,从小到大,我心野得很,受不得束缚和约束,所以不管她是九天玄女,还是人间公主,我都不愿娶回家——”

????被高座上的雍昌国王及时喝住:“你小子,想得倒是挺美,还九天玄女、人间公主,且要先问问她们是否有那个意愿结识你。远的、飘渺的就不说,单单问问这个桃夭,你问问她,看看她愿不愿意嫁与你?”

????姜弦几乎就是秒怂,这更加印证了长乐此前的猜想,他果然是忌惮害怕骆端辰的,可这就让人费解了。

????姜王后笑出声来:“阿弦,国主下旨意了,你得去问问桃夭姑娘了。”

????姜弦向骆泽投去求救的目光,骆泽却刻意视而不见,而是对臧云嘘寒问暖起来。

????看到结义兄弟如此无情无义,他仰面一叹,以极快的语速对长乐说:“国主问你愿不愿嫁给我?”

????骆端辰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气,指着他:“说慢点,而且不是我问,是你自己问。”

????长乐觉得在演木偶戏,她演的似乎是小丑的角色,可姜弦显然认为他才是那个小丑,只不过他对骆端辰有着一种天然的、毫无道理的畏惧,相反待他严苛的养母,他却没这种感觉。

????所谓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若是这样,那也着实太可怕了。

????“桃夭,我且问你,你是不是像国主说的那样,内心是不愿意嫁给我的?”他不再敷衍,而是以一种慎重的语气问了出来。

????长乐本想趁火打劫去取笑她,可忽然心思就软了下来,许多双眼睛看着他们,都在等待长乐的一句话。

????她需要照顾他的颜面吗?犹豫了一下,像是也在慎重地思考这个问题,“公子,我不愿。”

????这斩钉截铁的话令姜弦眸光一暗,可长乐接着又说:“我不愿并非是因为不想,相反若能与公子结成眷侣,定是桃夭一生之幸,只可惜我不是天女,亦不是贵女,若是逾越到福份之外,那或是更大的不幸。幸与不幸中,桃夭虽渺小,但还是懂得去做一个实惠的选择。”

????长乐语出惊人,却有情有理,听得众人唏嘘一片,有人摇头,有人叹息。

????骆端辰似乎是对她存有偏见,此刻也只是笑了笑,这个桃夭,让他想起多年前见过的一个小姑娘,梳着小辫子在椒国的王宫花园里跳来跳去。

????思绪像朵云,不知觉中飘向远方……

????……

????“小囡囡,你在做什么?”他那时年华正盛,胜过园中最挺拔的松和最俊逸的竹。

????“抓蝴蝶啊!”她扬起小小的脸,唇如樱,美如画,人人都传椒国的公主以后会是一个美艳绝伦的妙人,看来传言不虚。

????“那你抓它们准备做什么呢?”他又问,春光和煦,禁不住微眯了眼。

????小小的女孩儿看着他,这个玉树临风的叔叔问题真多,而且他的身量也太高了都遮挡了她的花丛,于是狡黠一笑:“我啊,叔叔,我告诉你,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哦。”

????青年骆端辰郑重其事点点头,按照小孩子的规矩伸出右手的小手指:“一言为定。”

????小女孩也伸出小小的手指,勾了上去,随后发出指令:“叔叔,你弯下腰来。”

????骆端辰便弯下腰来,稚嫩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却让人不寒而栗:“我要用蝴蝶做毒药,毒死那些来给我提亲的人。”

????骆端辰猛然直起身来,面如寒冰,冷声质问: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因为我不想嫁人,更不想嫁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……他很英俊又怎样,我也很漂亮,他身份尊贵又如何,我也是堂堂的一国公主!我为何要遵从旁人的安排和喜好,我还小,这样的小,不想从现在起就开始学着你们这些世故的大人一样委曲求全。”女孩眼中有星辰,却固执轻狂。

????骆端辰是个温文尔雅的人,包容性极强,可他最恨人在天真的年纪里不能保留天真,他不再说什么,转身便走,即使这样,还是能感到小女孩那利箭般的眼神。

????他前脚刚走没多久,又跑来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女孩。

????“公主,公主,蝴蝶抓得怎么样啦?看看婢子新得的捕蝶工具。”高高扬起手中的网兜,一副小表情很是骄傲。

????年纪尚小的公主学着身边的人那般叹气:“蝉衣,方才我遇到一个怪叔叔,长得很气派,无奈胆小,被我三言两语吓跑了!”

????“这么巧,公主!婢子刚刚也遇到一个小公子。”叫蝉衣的小宫婢眼中放光,“那小公子模样很俊,但冷冷清清的,全然是目中无人的样子,婢子灵机一动,模仿着公主的口吻和他说了几句话,也把他打发走了。”

bte365如何提款 ????“蝉衣你真聪明。”小公主对她大大赞赏了一番,她对蝉衣从来都是厚待有加,别的不说,单在衣着上,别的宫婢都是青色长裙,可蝉衣不是,永远都是上好的绸缎制成的最时兴样式,以往有人会把蝉衣认错成公主,后来认错的人越来越多,长乐很高兴,专门令人做了很多同款不同色的衣裙,主仆二人轮换着来穿,蝉衣一开始是无论如何都不肯,可经不住公主认真的恐吓,渐渐的宫人们都只当这是公主喜欢的一个游戏。

????……长乐也分了神,她突然想起原是见过骆端辰的,也突然明白了骆泽那日对她说的话,原来蝉衣遇见的那位小公子便是骆泽,原来骆泽也像很多人一样把蝉衣当成了自己。

????冥冥之中看来早就已有注定。

????“桃夭,桃夭……”有人低低地唤着她,她愣了愣,谁是桃夭?正想开口浑身一个激灵,在这雍昌,她不再是长乐。

????面带歉意地看了看好意提醒她的臧云,轻轻一笑,姜弦得了她的回答陷入沉默中已有一阵,他不悲不喜,只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一点失去。

????“我就喜欢桃夭姑娘这真性情。”姜玉芙颌首,回身望了望木然着脸的骆端辰,讶然而问:“国主在想什么?”

????骆端辰于是摇摇头,强迫着从那虚影中拉回远走的神思,不过一个欢场上故作清高又有些姿色的女子,不值得他去忧神,浅笑一声:“想起一些旧事,觉着好笑。”

????心思剔透的骆泽瞧出些端倪,适时说:“父王、母后,儿子这一路风尘仆仆,能否先去用膳?”

????姜玉芙装出惊呼一声:“看我一高兴,竟然忘了正是用午膳的时候。”冲着儿子眨眨眼,似乎在说你爱吃的早就备好了。

????母子之间颇有默契,骆端辰正好找个台阶下:“殿前还有事,你们吃着。”不甘不愿又补上一句,“我不在,你们也自在些。”

????众人都抿着笑不做声,只等他一走露出群魔乱舞的原形。

????这其间最舒心畅意的莫过于姜弦,像他这般没心肝的人并不曾把长乐对他的回复当成一回事,他高兴地喝酒、高兴地举筷、高兴地谈笑,看上去与刚才的唯唯诺诺判若两人。

????姜玉芙身为长辈早就对几个小辈的习性了如指掌,对他这副德行见怪不怪,只是笑着给他面前的碗里夹菜,转眼间,姜弦的碗里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。

????长乐的身份本是不该上桌,可骆泽坚持,臧云默示,姜弦不置可否,姜玉芙便把她拉到身边坐了下来,另一边坐了臧云。

????三个世间绝色的女子汇聚在一起,整个宫室都陡然亮堂了。